首页 新闻

大愚书画 | 万紫千红总是春,“春天”的真实颜色与个性真实

“汝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汝来看此花时,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过来。” ——王阳明

大愚书画 | 万紫千红总是春,“春天”的真实颜色与个性真实

当在尽情欣赏百花盛开,万物维新的春天美景时,可能大多数人并未意识到,万紫千红的颜色并不是固有不变的,它就像光与人的视觉系统甚至还有主观情感共同变出的一个色彩斑斓的魔术。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认识到物体的色彩并非本身固有,而是根源于物体对光的吸收和反射作用于人们的视觉造成的,虽然事物及其颜色并不依赖于个体而存在,但一切颜色的最终显示却都少不了人的参与,从而使得对于事物颜色的感知不得不受到人们主观情绪变化的影响。武则天的著名诗句“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便体现了这种情况。

大愚书画 | 万紫千红总是春,“春天”的真实颜色与个性真实

如果说科学的发展是一个人们摆脱主观走向客观的过程,那艺术的发展则是一个人们不断将新获取的客观认识与主观相结合的过程,艺术需不断从客观中汲取养分,但又从不排斥主观性,最感人的艺术恰恰都是饱含主观性在其中的,这也是艺术能够保持与古为新的永恒魅力之所在。在绘画创作中,这种带有人的主观情感的对于物象的深度重构,将所绘之物的典型特征和稳定的内部结构表现出来,并将物象与人的情感意识融为一体,其所表现的,可以称之为“个性真实”。

大愚书画 | 万紫千红总是春,“春天”的真实颜色与个性真实

大愚《十方空间》局部

对比“个人真实”与“理性真实”便会发现,绘画之中的“理性真实”其实同样是有人的主观性参与其中的,二者的区别只在于主观性参与的层次和丰富性不同,“个性真实”虽然看起来有脱离事物表相的倾向,但却是一种更为深刻和丰富的表达,因为伟大的艺术家能够见人所未曾见,言人所不能言。

大愚书画 | 万紫千红总是春,“春天”的真实颜色与个性真实

梵高《自画像》

就像梵高的《自画像》,在画中梵高以自身的情感对人物周边的空气作了主观性的强化和延伸,空气气流被人物的性格和精神所感染,升腾回旋,这种气场虽然无法用肉眼看到,但无疑是可以感知到的,而这便是艺术。

大愚书画 | 万紫千红总是春,“春天”的真实颜色与个性真实

大愚《十方空间》

在大愚的《十方空间》中,我们到处可见这种个性的真实,如下方山水田园的清幽宁静,中部佛像的浑厚圆融,上方云霭的瑰伟森然,无不是大愚在创作过程中,将主观的思想意识情感融入到线条、笔触、色彩之中,表现于种种物象之外。同时正是因为大愚不拘泥于“理性的真实”,才能在一幅画之中展现涉及宗教、哲学、科学以及文化等方方面面的丰富内容,从而深度表达自己对于世界本质、宇宙真相多角度多层次的艺术哲思。

备注:以上观点为笔者经与大愚先生交流整理而得,并不直接代表大愚本人观点。

大愚,号虚空,中国传统笔法、星云图创始人。其用笔如作篆籀,洗练凝重,遒劲有力,在行笔谨严处,有纵横奇峭之趣,是致力于探索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喜明代徐渭之风,研究黄宾虹“五笔七墨”独特画风,探索传统笔墨与宇宙星云的碰撞、开创星云图国画风新领域; 其代表作有:18米惊世长卷《新富春山居图》、12平方米巨幅《万壑奇峰图》、传统笔墨《拟黄山汤口》《秋鸿》,创新星云图系列《十方空间》《创世之柱》《迷踪》等。